你的位置:首页 > 考试辅导

家庭教育辅导员: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高发

日期:2021-10-25
字体:
打印本页 浏览: 154

2020年,中国青少年抑郁检出率为24.6%,其中重度抑郁检出率为7.4%。

根据世卫组织今年发布的数据,世界上大约有2.8亿人患有抑郁症。国家卫健委在2020年9月发布的《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》中将老年人、青少年、孕产妇、高压职业从业者都列入抑郁症高发的重点人群。

据今年3月出版的由中科院心理研究所科研团队编写的《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(2019~2020)》显示,从性别与年龄看,男性和女性之间的差别比较微小,但年龄差异非常显著。研究将调查对象分为18-24岁、25-34岁、35-44岁和45岁以上四个年龄段,调查发现,抑郁和焦虑水平有随年龄增大而降低的趋势,18-34岁青年是成人中最焦虑群体。

上述报告还指出,2020年,中国青少年的抑郁检出率为24.6%,其中轻度抑郁检出率为17.2%,高出2009年0.4个百分点;重度抑郁检出率为7.4%,与2009年保持一致。

在抑郁检出率的人群差异方面,女生有抑郁倾向的比例为18.9%,高出男生3.1个百分点;女生有重度抑郁的比例为9%,高出男生3.2个百分点。非独生子女青少年有抑郁倾向的比例为17.3%,与独生子女相当;非独生子女青少年重度抑郁的比例为7.7%,高出独生子女1.4个百分点。

随着年级增长,抑郁检出率呈现上升趋势,抑郁随着年级的升高而升高。小学阶段抑郁检出率为一成左右,其中重度抑郁检出率约为1.9%-3.3%;初中阶段抑郁检出率约为三成,重度抑郁检出率为7.6%-8.6%;高中阶段抑郁检出率接近四成,其中重度抑郁检出率为10.9%-12.5%。

另据中国儿童中心发布的《中国儿童的生存与发展:数据与分析》报告显示,中国17岁以下的少年儿童中,至少有3000万人受到各种情绪障碍和行为问题的困扰。5.2%的儿童存在明显的躯体化、强迫症状、人际关系敏感、抑郁等心理健康问题。

据了解,抑郁症早期有以下四大征兆:

1、一段时间总也高兴不起来。这种忧伤不只表现在表情上,也可能表现在动作和姿态上。

2、可能会体现出对社会交往的厌倦、冷淡,对周围的事物都开始失去兴趣。

3、认知功能受到损害,如记忆力减退、注意力不集中、反应迟钝、创造性下降。

4、伴有一些没有明确原因的长期失眠、食欲减退、体重下降、身体总觉得很疲倦。

如果有以上四点,且症状持续两周以上,正常生活、工作、学习还有社会交往都受到明显影响,建议到精神心理的专科医院或综合医院的精神心理科去进行就诊。

有关专家表示,抑郁症发病机制尚不明确,但普遍认为是患抑郁症是生物、心理与社会环境等多方面因素影响的结果。它仍然是一个可治疗的疾病,大多数经过治疗可获得痊愈。要学会排解压力,适当体育锻炼,有规律作息和睡眠,一些轻度的焦虑、失眠、抑郁等精神疾病可以通过休息放松来解决。但如果明显影响生活和休息,给自己造成很大痛苦,就需要到医院找医生诊疗。

对于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,国家卫健委发布的《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》提出,高中及高等院校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健康体检内容,将心理健康教育作为中学、高等院校必修课。

以北京为例。近日,北京市教委发布《关于加强中小学生心理健康管理工作》的通知,要求各区学校要设立或依托相关专业机构开展心理健康测评工作,将按照年级全覆盖的要求,通过心理健康教育活动课、班团队会、团体辅导、心理训练、专题教育活动、专题讲座等形式开展心理健康教育,将心理健康教育课纳入校本课程。每年面向小学高年级、初中、高中开展一次心理健康测评。

此外,通知要求学校配齐建强骨干队伍。中小学每校至少配备1名专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,在保证专职心理教师数量的基础上,可根据实际情况和工作需要配备兼职心理教师。学生规模500人以上的学校,集团化办学、一校多址办学的学校,应适当增加心理教师配备。专职心理教师原则上应具有心理学或相关专业本科以上学历,兼职心理教师须经过专业培训或具备从事心理健康教育的专业资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