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页 > 考试辅导

家庭教育指导师:少年也识愁滋味

日期:2021-10-25
字体:
打印本页 浏览: 219

儿童精神障碍知名专家、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郑毅教授告诉健康界,「我们的调查数据显示,全国儿童青少年精神障碍流行率为17.5%,这个数字是我国所有同类报告中最高的一个。在世界范围,这个数字也相对较高。」郑毅所说的调查数据,是指英国儿科领域权威SCI期刊《Journal of Child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 and Allied Disciplines》(JCPP)在今年5月份发表的中国儿童青少年精神障碍流行病学调查报告,是中国第一个全国性的儿童青少年精神障碍流行病学调查。这显示出中国儿童青少年精神健康面临严峻挑战,需要决策者和从业人员引起重视并付诸实践应对挑战。儿童精神健康事业需要更多技术、资源和政策投入,以解决目前的问题。

JCPP 的研究显示,流行率最高的几种精神障碍分别是:注意缺陷多动障碍(6.4%),对立违抗障碍(3.6%),重性抑郁症(2.0%),品行障碍(1.9%),强迫障碍(1.3%)。 依照美国精神障碍诊断统计手册第四版(DSM-IV)的分类,流行率最高的几种精神障碍分别为:注意缺陷与破坏性行为障碍(10.2%),焦虑障碍(4.7%),抑郁障碍(3.0%),抽动障碍(2.5%),物质相关障碍(1.0%),其他精神障碍(1.3%)。 注意缺陷与破坏性行为障碍和抽动障碍的流行率在12岁之后显示出迅速下降的趋势,抑郁障碍和物质使用障碍流行率随着年龄上升,焦虑障碍在8~11岁之间具有较高流行率。男孩在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和酒精依赖问题方面流行率更高,女孩则在重性抑郁障碍、恶劣心境障碍、神经性贪食及暴食障碍、适应障碍和广泛性发育障碍方面流行率更高。 《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(2019-2020)》中关于青少年心理健康状况的数据显示,小学阶段的抑郁检出率为一成左右,其中重度抑郁检出率为1.9%~3.3%,初中阶段的抑郁检出率约为三成,重度抑郁检出率为7.6%~8.6%。高中阶段的抑郁检出率接近四成,其中重度抑郁的检出率为10.9%~12.6%。抑郁水平随着年级升高而提高。另一个特点是,女生抑郁程度略高于男生,非独生子女的抑郁程度高于独生子女。

因为疫情,儿童青少年超过半年多时间居家隔离无法回到学校正常上课,导致少部分孩子出现焦虑或抑郁,沉迷于游戏、手机甚至拒绝返校。受疫情影响,全国大部分学校延期开学,虽然采取「停学不停课」方案,学生仍可能无法适应网络课堂教学或开学后也无法适应课堂教学,这些都可能导致儿童青少年出现焦虑、恐惧、抑郁、自责、冲动、盲目乐观等不良情绪。 另外,与照顾者分开的儿童需要特别关注,包括因感染或疑似感染被隔离的儿童,或照顾者感染或死于新冠肺炎的儿童,其罹患情绪障碍、创伤后应激障碍等精神疾病,以及成年后自杀风险更高。

目前,中国儿科医生不足10万人,而合格的儿童精神科医生不足500人;治疗床位严重不足,以北京为例,专门为儿童青少年提供的精神科床位不足150张。不仅如此,精神卫生资源分配不均衡,主要集中于一线大城市,初级医疗服务体系的医生基本没有接受过儿童精神病学的专业培训。

目前这一情况已引起国家的重视,制定了相应的法律法规。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指出:「构建儿童心理健康公共服务网络;儿童医院、精神专科医院和有条件的妇幼保健机构设儿童心理科(门诊),配备专科医师;学校设心理咨询室,配备专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。开展精神卫生专业人员培训」。

《健康中国行动——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行动方案(2019—2022年)》提出,配备专兼职心理健康工作人员的中小学校比例到2022年达到80%,到2030年达到90%。未来,希望有更多政策法规的出台和落实,为解决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提供保障。

北京市教委积极采取行动,10月9日发布的《关于加强中小学生心理健康管理工作的通知》提出,建立健全学生心理危机分级预警和干预机制,中小学每校至少配备1名专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。学生规模500人以上的学校,集团化办学、一校多址办学的学校,应适当增加心理教师配备。